merry绯炎

小姐,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趁艾米丽去洗手间时下手)
下次就要画艾米丽了☆
私心觉得现代社会的宴会身为成年人的不会穿洛丽塔

艾米丽,再不快点我们就要迟到了。



深夜摸鱼,人体什么的轻喷【捂脸】

CROW:

趁着夜黑放稿
扫描特别暴露bug简直羞耻…
没啥脑子,傻白甜一篇,祝食用愉快(但愿)

临摹夏子太太的维恰😘

【维勇/完结】世界就这样毁灭了?!番外:虚妄之梦(七)

小池:

终于兑现了我的承诺,更了超长的一发,彻底HE完结了!给自己撒花~


这是一个爱好毁灭世界的大魔王维克托X普通(?)大学生勇利的小故事。


正文已完结,请点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番外:结婚?(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番外:虚妄之梦(一) (二) (三) (四) (五) (六)


番外:虚妄之梦(七)


维克托被“赶”出了勇利的意识领域,整个人都垂头丧气起来了。


他在现实世界中睁开了那双蔚蓝的眼睛,看着静静地在他怀中沉睡的勇利,爱人闭上眼睛恬静地睡着的时候一点都不像已经24岁的男人,本来就年轻的容颜显得更加稚气了。


就像一个天真得不谙世事的少年一般。


维克托看了他一会儿,柔和爱怜的眼神中蕴含着浓浓的情愫,忍不住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将他抱紧了。


然而他又想到了刚才看到的那个黑衣少年。


微笑着望向他的——勇利的前世,曾经的魔王。


维克托心里被狠狠地揪了一下,他抱着勇利,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勇利啊……”


那个开心地和他度过了仅仅一个月的时光,却最终死在他怀中,用轻轻的一个吻让他惦记了一千年的少年。


他知道,那个就是现在的勇利,因为他们的灵魂是相同的。


曾经让他心动的,和他现在所爱的,从来都是同一个人。


而刚才出现的少年,他一眼就看了出来,那并不是真正的勇利,而是……一抹执念而已。


曾经的勇利已经死了,是被他亲手杀死的,但是他的执念,竟然会跨越了千年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也因此他明白,曾经的勇利并不是自愿结束自己的性命的,他的遗憾、不舍和难过因此才会凝聚不散,形成了这缕执念,一直徘徊至今。


虽然现在的勇利不明白也不知道,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这让维克托内心的伤痛被抚慰了许多——但是一想到曾经的勇利和他可能会有的心情,他就会觉得异常痛苦和心疼。


但是他不能在那个执念面前表现出这样的情绪,因为他并不是本人,早该散去了,他的存在就代表着勇利的痛苦,而这是维克托最不愿意见到的。


也因此,更不能给他任何希望。


因为希望只会让他更加执着和痛苦而已。


现在也只能指望勇利自己了,看他能不能化解曾经的自己的这缕执念。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让勇利接触这方面的事,只希望勇利能一直快快乐乐地生活在阳光下,永远都不要看到任何阴霾的存在。


他曾经承受得已经够多了,甚至沉重到要以生命为代价来解决问题的地步。


维克托想到了勇利临死前在他唇上的那个如羽毛扫过一样的轻柔的吻,和他闭上了眼睛倒在自己怀里的情景。


他发出了一声不堪忍受的低低的呻吟,抱着勇利在他耳边喃喃低语:“勇利,我好难受……好难受啊……”


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样撕心裂肺的痛苦。


一千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走出来了,再次遇到勇利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他以为曾经的痛苦都能被现在的幸福渐渐抹去,但现在他才发现——


不管是曾经的勇利,还是他自己,都没能成功地从过去中脱身。


但也幸好,他现在还能抱着勇利,感受着他温暖的体温和平缓的呼吸,也知道不久后他就会睁开那双他最爱的棕红色的眼睛注视着自己,他才不会任自己沉浸在无尽的黑暗和孤独中,而是怀着几分期待和安心感地等待着爱人醒来。


“快点醒来吧,勇利……”


勇利此时则是想哭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受外界影响的人,更不要说还拥抱着一个长相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感觉就像自己在伤心大哭似的。


真的,要再这样下去他就也要哭了。


幸好少年并没有哭太久,就像是把心里的郁气都发泄出来了一般,过了一会儿就止住了抽泣,不好意思地离开了他的怀抱,眼睛红红地看着他小声说:“谢谢……对不起。”


看着“自己”跟自己道歉,这感觉还真是奇怪。


勇利赶紧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


少年抹了下眼泪,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哭过之后就畅快多了,那就继续我们之前被打断的话题吧,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勇利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他询问地看着少年,少年却避开了这个问题,只是说道:“刚才我们说到你为什么会进入我的梦境,我的猜想就是你拥有的魔格分裂体和我的梦境产生了共鸣,魔格引诱着你使你踏入其中。”


“黑豆?是它搞的鬼?”勇利震惊了,那个看上去只会卖萌的小东西还会背地里阴人?


“可以这么说,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其实它并不是故意的,也许在它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产生了引诱人心的力量。勇利,你要记住,魔格毕竟是世间一切黑暗的集合体,拥有它也就是说随时可能被它污染。你在我的梦境中也见到了,那里有些事情并不是现实,但出于魔格的诱导,我梦到了那样可怕的事情,也因此我最终会……所以,一定要小心魔格,不要被它所影响,要记得你是谁,记得你真正的生活和爱人是什么样的,始终都要保持本心。”少年郑重而严肃地告诫道。


勇利无措地看着他,他从来没想过那个小小的黑豆竟然是这么危险的东西!那维克托……


少年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对他摇了摇头。


“维克托不知道这一切,你别误解他,如果他知道的话,肯定会不舍得让你受这些苦的。”


“为什么?维克托不是也有魔格吗?为什么他会不知道?”勇利奇怪地问道。


少年脸上露出了一个既羡慕又无奈的笑容,说道:“因为维克托他……是史上最强大的神王啊,即使现在变成了魔王,也不会受区区魔格的影响,而他能把魔格硬生生地分裂成两个送给你其中一个,这就代表着他完全能驾驭魔格而不受其影响。我们的性格……你也知道,很敏感容易多想,也因此更容易被影响,而维克托……他完全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吧。”


勇利想了下维克托那闪亮的笑容,默默地点了下头。


维克托就属于那种哪怕是天塌下来了他也能笑着把天再扔回去的类型!


少年看着他了然的神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以前说过我很可恨对吧。”他露出了一个苦笑。


勇利愣了一下,想起来曾经听完维克托讲述的一千年前发生的事情后自己愤愤不平地说的那句话:“那个勇利真是太可恨了!”


他立刻尴尬起来了。


虽然那时是因为心疼维克托,但是在经历过前世的梦境之后,他觉得自己能理解少年的决定了。


如果他处在当时的情况中,可能……也会动摇吧。


但是他绝对不会抛下维克托一个人,绝对不会。


“你说的其实没错,现在看来,我也的确做错了,毕竟就算无路可走也可以依赖维克托啊,他是那么强大的神王,说不定就会有办法呢?就像现在,他能把魔格分裂开来和你绑定灵魂一样……”少年惆怅而黯然地说道。


勇利看着他,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如果一个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最后却发现其实并不必这样做,这一切岂不是变成了笑话和悲剧?


他绞尽脑汁地想着,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别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曾经说过……咳,不好的话?”


简直有种背地里说人坏话却被抓了个正着的窘迫感。


少年笑了。


“因为我一直寄宿在你的灵魂中啊,从你出生开始就一直如此,你所看到的一切我都能看到。”


勇利吓了一大跳!


一想到自己至今为止的24年的人生被面前的少年看了个遍就觉得……天呐那丢人的事不是都被他知道了!


少年看他神色变了赶紧安慰他:“你不用在意这个的,毕竟我就是你啊,就像你刚才说的,在自己面前无论是哭泣还是什么都是可以的……而且你也看到了我的梦境,我们都是一样的!”


虽然少年明显不擅长安慰人,但勇利听了他的话还是比刚才减少了一点怪异感了,不过猛然他又想起了一个问题,脸立刻涨红了,结结巴巴地问:“那、那个时候你也看到了吗……”


“什么?”少年疑惑地看着他。


勇利尴尬地捂住了脸。


“就是……跟维克托……那个的时候……”


就在这次睡觉之前还进行过了一场激烈的“运动”……


少年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他所说的是什么了,脸也迅速地变红了。


“啊……这个啊……嗯、嗯……”他也羞涩地几乎说不出话来。


勇利蹲在地上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简直太丢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勇利一个站着一个蹲着,都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没、没事,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少年半天憋出了一句话。


勇利仍然羞得不敢抬头看他。


少年有些手足无措了,心里一急大声说:“我觉得你跟维克托这样很好!”


勇利终于放下了捂着脸的双手,惊讶地看着他。


他脸色绯红,神色尴尬,但又很肯定地补充了一下:“真的很好!”


“你……不会觉得难过吗?因为这就像我从你手中抢过了维克托一样……”勇利怔怔地看着他。


少年听到这话眼中划过一丝黯然,但还是开朗地笑着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就是你啊,你能幸福的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但是……”勇利还是觉得有点不能理解。


就像刚才自己会因为他对维克托的态度感到难过和嫉妒一样,他难道不会有这样的情绪吗?


少年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下定决心似地说道:“我还是实话说了吧,我并不是胜生勇利,因为勇利从来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勇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面前的这个少年不管怎么看都是梦境中的那个勇利啊!


“我呢……只是曾经的胜生勇利的执念而已,他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死了,后来转世变成了你,而我只是他对维克托始终放心不下所形成的存在,我知道他的一切事情,他的痛苦和悲哀,以及对维克托的感情,但是我依然不是他,因为他……是你啊。”


少年努力地微笑着,眼中却渐渐有了泪水。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我还会存在,曾经我以为估计很快我就会消失了吧,但是就像你现在看到的,我竟然存在了一千年,直到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在当初我自杀的时候……啊不好意思,我还是习惯把自己当成是胜生勇利——其实我心里是有一种卑鄙的窃喜的,因为我知道这样维克托就不会那么容易忘记我了,即使我死了,他也会牢牢地记住,曾经有个叫胜生勇利的人用他的圣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临死前的那句话,那个吻,都是出自于我的可耻私心,我得不到他,但也想永远地绑着他,的确很可恨,对吧?”


勇利看着他溢出的泪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平心而论,他能理解这种心理,他也无法想象和接受维克托和不是自己的人亲密的样子,那简直会把他逼疯。


这种独占欲,他自己也有。


“但是我错了……”少年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他的表情是无可言喻的悲哀。


“我不该这样想也不该那样做的,在看到维克托哭泣的时候我才发现了,我最怕的事情既不是维克托对我失望、冷漠甚至怨恨,而是让他伤心难过啊!附在你的灵魂中看到他的眼泪的时候我就后悔得无与伦比,我宁愿他忘了我,也不愿意他那么伤心,我的确错了,大错特错,我好后悔啊……”


“我以为维克托很坚强,就算没有我也能正常地生活下去,但是我不知道,原来他也会哭的……”


少年哽咽着,眼泪源源不断地流出。


勇利怔怔地看着他,眼睛也红了,泪水在眼中汇聚打转。


少年看着他的样子,勉强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说道:“所以在看到你和维克托结婚的时候,我是真的很开心,‘我’终于也能得到幸福了,不是吗?”


“嗯。”勇利带着哭音点了点头。


“或许……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消散,只是想对维克托说两句话吧。”少年抹掉了眼泪,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与此同时,在少年的意念下,勇利的意识领域对维克托开放了。


正在抱着勇利不甘寂寞地蹭着他的脸颊的维克托脑海中突然看到了对着他开心地笑着的少年。


他说:“维克托,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你。”


然后他又关闭了意识领域。


维克托身体一颤,感觉一千年来一直束缚他的枷锁渐渐消失了。


他咬着牙,抱紧了勇利。


等了一千年,终于得到了这个答案。


眼泪悄然濡湿了勇利的肩膀。


而另外一边,少年对着勇利释然地一笑,身影逐渐变淡,化作了点点星光,似乎马上要消失了。


勇利心里一惊,忍不住向他的方向走了一步,喊道:“等等!你……”


“我心愿已了,终于可以回归宁静了。”他的身体已经渐渐消散了,只剩下个灿烂美好的笑脸。


“勇利。”他叫着对方,也像在对自己说一样。“我们一定可以幸福的,对吧?”


勇利的眼泪还是滑了下来。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少年最后对他开心地一笑,化作光点完全消失了。


所有的光点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般,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围绕着勇利转了一圈之后,悄然没入了他的体内。


勇利愣了一下,再一睁眼,突然就回到了现实世界。


他感到了一个熟悉温暖的怀抱,那是他的丈夫,维克托。


“勇利!你终于醒来了!”维克托惊喜地看着他,贴着他的脸开始撒娇和诉苦了。


“你花了好长时间啊~我等的好焦心,勇利是不是要补偿下我呢?”


勇利呆呆地看着他,眼泪突然汹涌而出,吓了维克托一跳,他紧张地问:“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他对你做什么了?”


“我……我控制不住……”勇利边抽泣边抹眼泪,刚才一瞬间少年的记忆和情感全部融入到了他的灵魂中,那样强烈的情绪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他把全部记忆都给我了……他好可怜啊维克托……太难受了……”他在维克托的怀中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为那个少年,也为曾经的自己。


也为了……被这一千年的时光反复地折磨的维克托。


勇利哭得快喘不过气来,维克托手忙脚乱地哄他,为他擦去眼泪,亲吻着他的额头、脸颊和柔软的唇安慰他,轻柔地说着情话,做着一个好丈夫所能做的一切。


勇利也想停下来,但是眼泪怎么都止不住,他知道这是那个少年的泪,他无可奈何。


维克托哄了许久还是不见效,一急,直接握住了勇利的大腿向两边分开。


勇利吓了一跳,抽泣着问他:“维、维克托,你干、干什么啊!”


“既然口头安慰没效,那就身体力行地安慰吧!”维克托严肃而认真地说。


“等等!——我让你等等啊维克托!别……嗯……”勇利之前就被好好地疼爱了一场的身体柔顺地接受了对方的手指,熟悉的情欲随着手指的动作渐渐升腾了起来。


勇利终于忘记哭了,红着脸喘息着抱住了维克托的脖颈。


好吧,这样的安慰……似乎更有效果。


此时,属于他们的新婚之夜还长。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其实也未必。


在黑夜悄然散去,天空逐渐亮起之时,不少上班族忙碌的身影已经开始出现在街上,寂静的街道恢复了喧闹和生机。


这时从地铁站里走出了一位年轻的僧侣,他脑袋锃亮,身着僧袍,手持一只禅杖,看上去很有得道高僧的风范。


周围的人都在悄悄地打量他,小声地议论着,他却不以为意。


他眯起眼睛看了下天空,在普通人眼中空无一物的空中还残留着浓烈的魔气,在他眼中似是张牙舞爪的恶魔。


“果然不愧是大城市啊,魔气这么厉害,肯定有实力强大的魔物。看来身为除魔师,我又有的忙了。”他喃喃自语着,自信地一笑,向魔气的方向走去。


他们的故事还会继续,生活也会继续,的确,没有什么比永远不完结的故事更有魅力了。


他们的时光,悠然而漫长。


但是有了彼此的陪伴,一切都会变成细水长流的幸福,不再有悲哀和痛苦。


魔王终于拥有了他的爱人,世界也从此解脱了。


世界:今天的我也很和平呢!感觉棒棒的!


 


END